助力“4+7” 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是把双刃剑

医药网3月26日讯 近年来,建立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一直都是业内讨论的热点。如今,为了使“4+7”带量采购在操作层面顺利落地,实现招采合一的服务性功能,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开始“浮出水面”。可以说,该…

  医药网3月26日讯 近年来,建立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一直都是业内讨论的热点。如今,为了使“4+7”带量采购在操作层面顺利落地,实现招采合一的服务性功能,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开始“浮出水面”。可以说,该平台的建立是行业信息化发展的必然结果,但若说建立的时机已经成熟,却是为时尚早,再加上全国各省份的阳光招标平台,以及近年来崛起的GPO等,都已在竞争中取得了一定的市场控制力,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的建立面临着重重挑战,需要更多条件的支持,其建设和培育是一个较长的过程。
 
  全国统一招采≠全国统一价
 
  日前,据行业媒体报道,业内流传出一份由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的《关于召开全国药品耗材招标采购平台建设座谈会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根据该《通知》,国家医保局于3月5日组织召开座谈会(编者注:截至本文截稿时,未见官方消息),要求各省份围绕实际工作需要,对全国平台总体需求方案提出建议,会议内容包括:1.介绍全国平台建设总体需求方案;2.听取各省份对总体需求方案的建议,包括数据需求、业务功能需求、监测监管需求、统计分析与决策支持需求、数据共享需求、价格管理需求等;并要求各省市区医保局或药品耗材招标采购机构派1名熟悉药品耗材招标采购工作和平台实际应用需求的人员参加。
 
  对于该《通知》中所提到的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武汉哈瑞
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卢传勇介绍道,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是新成立的医保局实现目前“4+7”带量采购落地的路径与平台,也是可以后期实现药品招标带量议价、采购、配送、结算、合理使用等环节监测数据统一的平台。平台建立以后,可以实现招采合一的服务性功能,强化数据管理,采集全国各地的采购、中标价格,使药品价格透明化,更有利于相关部门的高效监管。
 
  可以说,该平台的建立是行业信息化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是,医药行业独立研究员吴炳洪和青岛众智医药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市场经理兼大区经理张明特别指出,平台的建立并不等于就实行“全国统一价”。
 
  张明说道:“关于全国统一价,不可能通过行政手段来强制执行,而是通过带量采购等形式引导降价,这也是未来的主流。该平台是为了更多地支撑这个政策方向。现在即便不设立全国范围的药品招采平台,由于省级招采或是其他方式的招采大都采集全国最低价或最低省份价格所致,药企自身在各省份的药品价格也已趋于统一。再加上各区域的联动和
之间的竞争,药价会稳步降低。另外,如果日后医保支付价一旦出台,就能在实质上实现了药价统一,没必要在形式上采取计划经济的落后手段。”
 
  事实上,建立全国统一的招采平台是业内多年来一直讨论的热点之一。据《北京商报》报道,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提出希望建立全国统一的招采平台,解决现行制度下药企制度性成本较高、存在市场壁垒等问题。频频被提起,但全国统一招采平台迟迟不见踪影。究其原因,卢传勇说道,目前全国药品集中采购平台源于政府相关部门的改革问题,原属于卫计委管理的药品集中采购职能移交新成立的医保局,原已经形成的采购模式有GPO、药交所、各省级平台,采购方式多元化、碎片化已成常态,不利于各地联盟或
联合“以量换价,量价挂钩”采购药品。
 
  而“4+7”带量采购的落地执行,似乎让全国平台的建立具有了可行性。有业内人士提出,此举便是为了使“4+7”带量采购在操作层面顺利落地。对此,三位专家都表示认同,并指出,全国平台的设立对“4+7”政策落地能够提供数据上的监控,对各地调整政策落实“4+7”也有巨大帮助。
 
  “因为‘4+7’的实现难度非常大,对药品的价格、流通、营销都形成了本质的颠覆,需要长时间和多条件的支持才能顺利执行,全国药品耗材
采购平台应是‘4+7’配套政策中的一部分。”吴炳洪说道。
 
  张明也补充说道,目前“4+7”能否顺利实现目标依然阻力重重。但不管“4+7”如何,集合大数据的全国药品招采平台是大势所趋,是未来医保局保障药品费用合理支付,乃至未来引入处方数据库构建类似国外PBM数据库的基础。如今平台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能有效协调各地区不同的招采模式,使平台既能高效全面地采集数据,又能满足各地区不同的模式,实现数据共享。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平台建立的时机已经成熟?卢传勇对此表示,时机基本成熟,充分利用国家深入推进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契机,将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实现全国联采,从技术层面可以实现。
 
  但在张明看来,此时建立全国统一招采平台还为时尚早。他说,医保局刚成立不久,“4+7”带量采购落地尚需各地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各地各种模式的尝试也都有各自的优缺点,不可能现在一举废除此前各地区的招采机构和成果。待各地医保局运作顺畅,招采工作移交顺利后,全国的招标平台自然会水到渠成。吴炳洪也表示,全国药品耗材招标采购平台的实现还需要更多条件的支持,它的建设和培育是一个较长的过程。
 
  药品价格全国一盘棋大势所趋
 
  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国家级招采平台和各地现有的招采平台的角色、功能定位也是此次座谈会的内容之一。我国经济发展的差异化决定了各地的医疗水平、支付能力、用药结构有着巨大差异,相应的,在药品招采上也呈现出不同的模式和特点。省级招采平台一方面使得企业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参与各地的招采项目,另一方面也给了企业一定的缓冲空间,能够保证企业有生存空间。
 
  因此,有业内人士给出了这样一个观点:“现在各地药品采购政策差异很大,采购操作多样化、定价多样性,相当于把市场分割了,很难形成全国统一的大市场。且从省级到县级都设有招标机构,也导致行政资源出现巨大浪费。”对此,三位专家都表示基本认同,但也强调,建立全国统一招采平台并不意味着这些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吴炳洪说,全国药品耗材招标采购平台是双刃剑,荡平各地行政壁垒,拢收全国市场,自然可以形成全国统一的大市场,不过信息进一步透明以后依靠各地特色关系维持的市场也会被“统一”。对于市场管理不规范的企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而对于市场管理,包括价格管理、准入管理很完善的企业来说,全国大市场已是事实。
 
  张明也表示,虽然名目繁多的招采项目确实浪费了大量的资源,甚至不排除权力寻租的嫌疑,但正是因为各地的积极尝试使得药品走上了一条虽然不完全合理,但确实在降价的道路。实际上,在信息化和物流高度发达的今天,药品价格全国一盘棋已经是不可扭转的趋势。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的建立是早晚的事,也必将解决多、小、散、乱的招标格局。
 
  对于全国统一招采平台建立以后,是否会取代现有的省级招采平台,三位专家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卢传勇和张明都表示,目前暂时不会替代,全国平台建立初期的定位应该是一个共享的平台,通过数据展示间接实现引导各地政策调整的目的,使之最终趋于合理。初期的全国平台就像一个公开的账本,谁都能看,互相借鉴,互相监督。
 
  吴炳洪则表示,理论上是需要替代的,之后由全国药品招标采购平台分配接口给地方使用,形成各地分区。但现实是,全国各省份的招标平台,以及近年来崛起的GPO,都已经在竞争中取得一定的市场控制力,如果从“市场占有率”的概念看,全国药品耗材招标采购平台还没开始。
 
  对于吴炳洪的观点,笔者表示认同。虽然建立全国药品招采平台的方向是好的,但后面的执行落地还面临着从全国到各省份落地的重重困难,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实现。从业界流传的此次座谈会的内容也可以看出,全国平台的建立还处于讨论阶段,虽有迹象却未开始。
 
  但不可否认的是,全国统一药品招采已是大势所趋,若是该平台一旦建立,药企参与招标采购必将迎来巨大改变。卢传勇便说道,若是平台建立,未来药企参与药品招标的手续和时间成本可能降低,但是行政成本不一定会下降。从各省级提升到国家层面统一招标,企业在产品市场定位、价格体系平衡、营销策略与规划上,需要面临作出全国一盘棋的重大调整问题,而不再是以往碎片化招标时代的“舍与得”的选择性问题,企业面临“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重大风险挑战,国采对于药品生产企业的战略规划具有更高的挑战性。
 
  对于即将到来的风险与挑战,药企应趁早做足准备。吴炳洪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全国药品耗材招标采购平台的建立应该是伴随‘4+7’政策的推行而形成的,但在‘4+7’政策的影响下,药企首先要对未来的营销模式进行重新思考,然后才是参与药品招标的战略思考。不过,‘春天’与‘冬天’只是相对于谁来说而已,药企应该学习目前在市场管理、价格管理、准入管理等方面都很优秀的企业,提高自身素质以及抗风险能力。”
 
  张明表示,未来的
招标必然是规则更加明确合理,对人员的考验越来越小,对产品和企业的考验越来越大。新药、专利药当是利润的主要来源,普药竞争是白热化的。对于有能力的企业及早转型到新药的研发或引进,对内实现管理的高效和不必要支出的缩减。同时,未来全国平台的建立势必很大程度缩减药品利润空间,企业的药物推广和教育服务模式也应当转变,对医学人才的需求将大幅增加,从而在新药或专利期内快速实现转化并完成相应的教育,快速收割利润的同时,也为产品生命末期的渠道销售奠定基础。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viagrakst.com